宝贝听话sp,灌满了鼓起来了堵住了

她失神地开始给医院里交换过手机号的人打电话了解具体的情况,只可惜,有些人根本就不接她电话,有的人就算是接了,也是随便说两句就挂断了。 还真的是人性薄凉啊!想她以前是医院神经外科科室最年轻的主治医生,多少人对她阿谀奉承、献殷勤,而现在,个个视她如毒蛇,生怕被她给连累了。 宁浅语垂着头,把手机给扔在了病床上。 https://www.yingtaophoto.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297.jpg 宁浅语沉默不语整整一天,一直到晚饭的时候,护士小姐给她送晚餐过来。 “宁小姐,吃饭了!”护士小姐把床上用的小桌推出来,然后把餐盘放在上面。 宁浅语盯着盘子看了一眼,独立的豪华病房,还有专门的护士照顾,难道是慕锦博安排的?“护士小姐,请问一下是谁送我到医院来的?” 护士小姐说,“宁小姐,送你来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你的手术是上面的人安排的。” 宁浅语更加确定是慕锦博了,他这是干什么?照顾他的前任未婚妻?宁浅语只觉得很好笑。 “护士小姐,我要转到普通的病房,麻烦你!” “什么?”护士小姐奇怪地看一眼宁浅语,“宁小姐,你的病房是上面安排的,我没有权利帮你转。” 宁浅语激动地就要起身,“我不要用慕锦博的钱,我要听他的安排……” “宁小姐,您别激动,要是再伤到手,可不得了!”护士小姐劝说着宁浅语。 宁浅语固执地道:“那你去帮我转到普通病房,然后帮我把费用缴清。” “宁小姐,这不行的。”护士小姐真的为难了。 “那我出院吧!”她不要再跟慕锦博扯上任何一点的关系。 “宁小姐,我帮你去问问。”最终护士小姐妥协了。 宁浅语靠在病床上,望着窗外,暮色暗淡,残阳如血,夕阳以一种欲留不能留的姿态,很像垂死挣扎的绝望,正如她一样。 一天之内,未婚夫和闺蜜同时背叛,发生医疗事故让她没有了行医资格证,断了拿手术刀的手…… 在宁浅语病房隔壁的VIP病房中,隐隐有声音传出。 “辰少,宁小姐坚决从VIP病房中搬出来,并坚持自己支付费用。” “随她去。” “是,属下知道。” 却没有想,宁浅语还没有来得及从VIP病房中搬出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是家里的电话,宁浅语的身子一怔,指尖有些颤抖地接通,“喂,妈。” “浅语啊,我是隔壁的王婆婆,你妈心脏病发作,被送到了市三医院抢救……” 宁浅语已经听不到电话里的王婆婆后面说些什么了,她整个脑子里,都只有一个反应,她妈妈突发心脏病进医院了。 她慌张地从病床上跳下来,抓着包就往外跑。 “哎哎哎,宁小姐,您现在去哪?”护士小姐追出病房,朝着宁浅语的背后大喊,后者没有回应,反而惊动了隔壁的人,叶昔推着慕圣辰从里面出来。 这个男人长得真俊,可惜竟然是个残废。护士小姐的眼神落在慕圣辰的双腿上,一脸的惋惜。 “她人呢?”慕圣辰的眼底也幽然染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 护士小姐的眼神一缩,颤抖着指尖指着楼梯间的方向,“她往楼梯间跑了!” “叶昔,从电梯下去。”清冷的声音中似乎没有半点的情绪,但是跟随在慕圣辰身边多年的叶昔知道,辰少这是微恼的前奏。 辰少为什么微恼?叶昔没有时间多想,赶紧推着慕圣辰进入电梯。 一直跑到医院外,宁浅语才注意到现在已经很晚,外面的冷风吹得她的身子忍不住打个寒颤,右手几乎痛得麻木。她深吸一口气,准备去医院外面打车。 突然看到一个对她来说不算太陌生也不算太熟的人,正坐在医院大门口等车。他是慕锦博的大哥,宁浅语只是见过他几次,他给她的印象是很孤僻,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慕大少!”这么晚他怎么会来医院? 当宁浅语的眼神落在他的腿上,她也明白他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了。 慕圣辰幽沉的目光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漠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叶昔开着车过来,停在医院大门口的台阶下。 叶昔从车上下来,跟宁浅语打了声招呼,“宁小姐!”然后就准备推着慕圣辰上车。 宁浅语急急地挡在慕圣辰的轮椅前,“那个……慕大少,求你帮我个忙好吗?” “说。”轻抿的薄唇中,吐出一个字来,冰冷得几乎让人冻结。 宁浅语吞了吞口水回答,“请慕大少送我一程可好?” 说完后,宁浅语就后悔了。冷漠的慕大少,怎么会送她?何况现在她和慕锦博分手的事应该已经传进慕家大院里了,他更加不会理睬自己了。宁浅语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却不想慕圣辰淡淡地回了声,“上车。” 宁浅语以为慕圣辰是说让他的那个贴身保镖叶昔送他上车,所以她很自觉地后退一步,却没有想到叶昔并没有动,反而是礼貌地朝着她道:“宁小姐,辰少是让你上车。” “啊?谢谢!”宁浅语没有多想,爬上了后车座。 “宁小姐,你……”叶昔原本想说我们辰少有洁癖,请你坐副驾驶座位,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圣辰给打断了,“叶昔,把我推过去。” 叶昔摸了摸鼻子,乖乖地把把慕圣辰的轮椅推到后车厢车门边。慕圣辰双手扶着轮椅的手把,把自己给撑起来,往后座上移去,突然一只纤细的手用力地撑着他的肩膀。 慕圣辰的头抬起来,就看到宁浅语正低着头,费力地想要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扶住他。 他们之间靠得很近,他的鼻息之间,满是她发丝的香味。 让他想起三年前,他在慕家大院的后花园里,因为不小心从轮椅上摔倒,也是她小跑着过来,费力地把他给扶起来。 宁浅语抬起头发现慕圣辰正出神地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那迷惘的眼睛,几乎让她迷失在里面,宁浅语慌乱地松开手,也让慕圣辰回过了神。他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淡地道:“谢谢,我可以自己来。”然后双手一用力,便坐在了宁浅语的旁边。 “没事。”宁浅语微微有些尴尬,她朝着里面微微移动了一下。 外面的叶昔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刚才慕圣辰和宁浅语之间的诡异气氛,他把轮椅折叠好,送到后备箱后,才上了驾驶室。 “宁小姐,请问你要去哪?”叶昔回过头来问宁浅语。 宁浅语这才想起母亲的事来,“市三医院,麻烦你了。” 见到宁浅语很着急,叶昔也没有多问。 奥迪开出第一人民医院的停车场,往第三人民医院而去。 宁浅语靠在后座上,因为担心母亲,眼神都有些迷蒙。 突然一道温暖盖在她身上,她才回过神,然后就看到慕圣辰的西装,正盖在她身上。 “慕大少,我不用。” “穿上!”慕圣辰冷硬的剑眉微微地皱了起来。 叶昔虽然觉得今日的辰少很奇怪,却依旧目不斜视地开着他的车。 车刚停在第三人民医院,宁浅语来不及跟慕圣辰道谢,便急匆匆地下车跑进了医院。 “辰少,天凉,我们先回去吧。”叶昔回头看向后座的慕圣辰。 “跟进去。”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