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做的下不去床_早上他把我含醒_浮华逝梦

紧急的呼叫铃、凌乱的脚步声回荡在病房之中,紧接着慌张的宁浅语被护士给推出病房。 她焦急地在病房前踱来踱去,眼神瞟着病房的方向。 早上母亲还好好的,等她端着早餐进来,却叫不醒她了。 https://www.yingtaophoto.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298.jpg “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宁浅语反复地安慰着自己。 一个小时后,医生才从病房中出来。 “医生,我妈她怎么样了?” “宁小姐,病情恶化,必须尽快手术,你去缴费,我来安排手术。”说完医生转身就走。 却被宁浅语给叫住了,“医生,手术费需要多少?” “二十五万!” “这么多!”宁浅语低呼着。她真的没想到妈妈的手术费这么贵。 “宁小姐,我们市三医院是坚决按照国家的标准收费的,你母亲这个手术二十五万不算多。”医生看了宁浅语一眼,语气冷了几分。 “是,我会尽快交齐手术费。”宁浅语低头回答。 “哼,连手术费都交不上,还想着尽快手术呢!”医生嘀咕一声,转身就走了。 宁浅语咬着下嘴唇,返回了病房,看着床上戴着氧气罩的母亲,良久后她才离开。 “请问是叶助理吗?我是宁浅语,我想找一下慕大少!” 宁浅语依照约定的时间,来到叶昔电话中所说的地点。 那是同样位于豪苑小区,不过却不是和慕锦博同一栋,而是在另外一栋。 望着小区的大门,宁浅语深吸一口气,踏进小区。 来到公寓前,宁浅语按下门铃,很快叶昔便打开了门。 “宁小姐,不好意思,你这么忙,还让你跑一趟的。” “没事。”本来就是她有求于人,上门也是应该的。宁浅语跟着叶昔走进去。 整个客厅的是偏冷的色系,跟慕大少的性格很符合。一直跟着叶昔来到书房前,叶昔打开门让宁浅语自己进去,便离开了。 宁浅语朝着里面看过去。 办公桌前,男人正在低头忙碌。他的侧脸深邃立体,原本淡漠、冷清的眸子染上了沉思,连她走进书房都没有注意到。 “咳咳……”一直到一阵剧咳嗽声,才让宁浅语回过神。 他病了?她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盖着厚厚的毯子。 “慕大少!” “恩,你来了。”慕圣辰把手上的资料放下,揉了揉眉心。 “慕大少,你真的可以让我母亲接受最好的治疗?” “我们可以签个协议。”宁浅语的答应似乎在慕圣辰的意料之中,声音清冷,没有起伏。 “我相信你,慕大少,说说你的条件吧。”宁浅语不知道慕圣辰到底是要她干什么,但她知道,她没得选择。 “我们协议结婚。”慕圣辰的薄唇中吐出这六个字,说得那么的轻巧、那么的随意,似乎这是在说今晚吃什么一样的简单。 “协议结婚?”宁浅语没有想到慕圣辰会提出这么一个条件,一时间傻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怎么?不同意?”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嘲讽,似乎在笑宁浅语的孝心也不过如此。 “为什么是我?”宁浅语盯着慕圣辰,如果要找个女人协议结婚,她相信只要慕大少纵臂一挥,即使他残疾了,依旧有无数女人巴上来吧?虽然说她长相还算端庄,但可别忘记了,她几天前还是他弟弟的未婚妻。 慕圣辰有些不自然地移开眼睛,淡漠地道:“似乎你并没有资格问这个问题。” 是啊!她有求于人,有什么资格问?宁浅语微微低下头,“我知道了。” 看着情绪低落的宁浅语,慕圣辰竟然觉得心中有股不舍,他甩了甩头,安慰着自己,这是计划中的一部分,那股不舍,不过是他发烧出现的错觉。 “晚点,叶昔就会去处理你母亲的事。”慕圣辰说完,朝着外面喊道:“叶昔,送客。” 叶昔很快就端着杯子进来,“辰少,该吃药……”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圣辰给瞪一眼。叶昔很无辜地摸了摸鼻子,把药和杯子放下,朝着宁浅语道:“宁小姐,请!” 她一路恍惚地走出慕圣辰的公寓,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紧急的刹车声。 “没长眼睛啊!竟然挡在大门口!”熟悉的叫骂声从身后传来,宁浅语一回头,便看到戚雨薇正坐在兰博基尼中,指着她破口大骂。 当看到是宁浅语,戚雨薇认定宁浅语是来豪苑小区找慕锦博,她立即狰狞着一张脸,“宁浅语,你还真的不要脸,不是跟锦博说分手分得那么决绝吗?怎么现在又来纠缠他?” 小区门口的人本来就多,听到戚雨薇的话,大家立即开始围过来对着宁浅语指指点点。 “戚雨薇,你身为第三者,爬上别人未婚夫的床,到底是谁不要脸?”果然宁浅语这句话一出,大家立即掉转矛头指向戚雨薇,毕竟小三人人都喊打。 戚雨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原本以为宁浅语那么爱慕锦博,不会让他丢脸的,却没有想到宁浅语这么大声宣告出来。 “戚雨薇,请你记住,就慕锦博那种人渣,别说让我宁浅语来纠缠他,就是送给我,我都不会要。我还要感谢你接手了他。”宁浅语冷笑着说完这句话,留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戚雨薇离开了。 宁浅语转过身去的脸,已经满是泪水,从今天起,她宁浅语不再是以前的宁浅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