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抬起深深的挺进 乖让你把葡萄放到下面 把手

他叫谢坤,是个苦命的娃,苦就苦在爹娘死得早,小小的年纪孤苦伶仃,还患了眼疾,还好后妈对他还算不错,这不,亲自带着就来村东头的亲戚家治病了。 “坤子,你过来点,我这死活滴不进去啊!”一个年近30岁的女子正低头紧张的给黝黑的坤子挤着眼药水,心急火燎的干着急。 https://www.yingtaophoto.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00.jpg “婶儿,没事,咱慢慢来,你再对准一点点。”谢坤紧张的不敢乱动,双手扶紧凳子,楞得像根木头。 听说眼病有中医治法、西医手术,就是没听过这民间疗法,这眼药水是用山坳深处的不老泉水活着观音土和初乳汁混合而成,据说药效神奇,再顽固的眼病也能恢复健康! 谢坤是个已经二十好几的大小伙子,大学毕业半年多,算起来从年初的实习,踏上社会算有一年整了,在外面又是做销售,又是做物流,甚至还做过保安,没有一样好挣钱的活。 都说售楼可以挣大钱,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的确是有挣钱的,不过那得是脸蛋子漂亮,身段儿好的女孩子才能做得来的。 谢坤就跟人去卖过楼房,可去买楼的大多是些男人,看好了楼房后,都要那卖楼的女孩子一起陪着吃个饭,那些心眼儿多的女孩子也不傻,吃饭可以,客户买单,而且吃过饭后就得交定金,注意了,是一定的定,也就是说,交了定金,到时候就得买,不买的话,那这钱也就算是公司里的了,售楼的照样有一块小的提成。 交了定金之后,如果那客户真打算买这房子,还会提出条件来,要卖楼的女孩陪着娱乐。 娱乐一次就可以卖出一套房子,那也是合算的买卖了,要知道,一套房子便宜的也得四五十万吧,按照千分之二的提成,怎么也得一千块到手了。 一个月下来这么几次,那收入也是挺可观的。可谢坤就不行了,他就是掏钱请人吃饭,人家也不一定交定金的,好容易有个有钱的女人来看中了房子,结果还是她的男秘书来操作,最后上手的还是女孩子。谢坤看明白了这一行的猫腻,只好退出。 谢坤也就是因为父亲死了他才从外面回来的,其实他早就在外面漂够了。再说,他就是想出去,家里十多亩樱桃园谁来管理,总不能交给这个还没跟父亲登记的后妈吧? 对于后妈王桂花这个女人,谢坤并不反感,这不,自己刚被电焊打了眼,王桂花就麻利的跑到村里去淘土方子治眼了。 晚上谢坤一个人横在炕上的时候,南屋里的王桂花也没睡着,那明晃晃的白闪再加上越来越响的雷声,让她的心一阵阵的发颤,每一阵白闪过去,吓得王桂花都要捂上自己的耳朵,闭上眼睛,那滚滚的似要把山河都劈开的雷声还是把她吓得缩成了一团。 啪!?头顶上一个响雷再次吓得王桂花魂不附体。待稍一平静之后,王桂花扯起了一条毛巾被来就窜出了屋外。 正躺在炕上的谢坤也是一惊,但他接着就听到了自己的房门被猛劲的撞开了。王桂花略显狼狈地站在了他的卧室门口。 突然有人闯进来让谢坤有些意外,看到是王桂花抱着毛巾被站在那里,正不知是不是该进来吓得他立即从炕上坐了起来。 咋了婶子?谢坤长这么大还没经见过这样的阵势,虽然现在眼睛不舒服,但还看得清东西,更别说一个大活人站在那里了。 我好害怕,不敢一个人呆那屋里了。 哦……谢坤也只是哦了那一声,算是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却没明说让王桂花进来还是出去。哎呦喂的,都活了大半辈子,这点阵仗也顶不住! 可王桂花却是理解成谢坤答应了,于是她马上爬到了炕上去。本来谢坤是占了满盘炕的,现在又多了一个女人,谢坤只好朝一边挪了挪身子,但又没敢挪太多,不然的话,会让这个女人以为自己嫌弃她。 王桂花仰着身子躺下,将怀里的毛巾被盖在了身上。毕竟是孤男寡女的躺在一盘炕上,王桂花不得不把那些特别重要的部位遮起来。即使这样,当闪电照进炕上的时候,她那身小碎花睡裙还是很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