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张开腿吸允着 宝贝叫出来再大声一点

睁开眼睛的时候,向明汐就看到了绣着牡丹的华丽锦帐.她闭了闭眼,心还在怦怦的跳,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古代的王妃。因为和其他的妃子争风吃醋,被自己的夫君从阁楼上推了下来。她还可以想起那时的心情,疼痛和绝望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她困在其中动弹不得。她抬头望向那对依偎着的男女,可是不知从何而来的眼泪迷蒙了她的双眼,那两个人的脸她看不真切。唯有心痛实实在在,已痛到不能呼吸。她一下子惊醒了,那种疼痛仿佛野草一样蔓延,她还能感觉到心底隐约的痛楚连绵不绝。 https://www.yingtaophoto.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03.jpg 可不应该是这样的呀。向明汐想,明明不是这样的。她记得自己被那个抢劫犯从高楼上推下来的细节,像是忽然有狂风刮过一样,耳边的风声在一瞬之间那么巨大,她害怕得闭上了眼睛。 可是心里却又有些快乐,是的,是快乐。胆怯了二十多年,她终于能够勇敢一次,即便这是什么也不意味的孤勇。她记得那个劫犯抓住人质的时候,她从人群里面站出来,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平静的心跳,二十几年了,一直明哲保身的自己没有任何一刻那么平静。像是小时候躲在奶奶的怀里数星星。 她看着劫犯笑了笑说:“哥们,就当是给小孩一个长大看看世界的机会,你换我吧,我不会反抗的,我保证。”于是她从自己的身上翻空了所有的口袋,手机,面巾纸,还有一些数额不大的人民币,通通烦恼一般落下。像是掏空了自己的心一样,向明汐前所未有的轻松,所有的恩怨情仇仿佛都飞雪一般远去了。她真的没有任何反抗,安静的等待死亡或者救援。 然后,在听到警笛的时候,发狂的人质把向明汐从十八楼推了下去。 向明汐悚然惊醒,怎么会还活着?从那么高地地方摔下来,怎么会还活着?难道是侥幸没死,但是已经变成了植物人?植物人?向明汐呵呵的笑了,还不如死了呢。 “啊——”一声短促尖叫闯入向明汐的耳朵。一个明眸皓齿的小女孩的脑袋凑过来,看到向明汐睁大的眼睛,裂开了大大地笑容。然后一个虎扑抱着向明汐的身体大哭,“小姐,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呜呜……” 向明汐完全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直到身上的痛楚把她拉回现实,她才无奈的说:“疼疼疼疼……” 小丫头像是触电般跳了起来,使劲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懊恼的叫道:“真该死!我一高兴就忘记小姐还受着伤呢。” 然后又在向明汐还没有消化好这句话的时间,匆匆跑开了。 “小姐?”向明汐皱了皱眉头,打心底觉得这个称呼什么地方有些别扭,“受伤?”难道自己真的那么命大,从十八楼掉下来还摔不死?“可以说话?”而且居然没有摔成植物人?这世界也太奇迹了有没有?头上还是绣着牡丹的锦帐……难道自己不应该在医院吗?还是说医院太高档了,病床上还挂着锦帐?就算见义勇为值得表扬,这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她侧了侧头,看到了一屋子的古色古香的家具和装饰。 “你快点!快点!”向明汐听到了那个小丫头急匆匆催促的声音,伴随而来的还有急促的脚步声。 向明汐没有作声,心却乱成了一团麻。直到清楚的看到来人的装扮以后,她知道自己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了。她由着那丫头将自己的手从被窝里翻出来摆在那个中年男人面前,看着那个人食指和中指搭在自己的右手腕上。也由着那个人说着:“老臣冒犯了。”然后翻了翻她的眼皮。 她转眼看到那小丫头关切的眼神,还是弱弱的问了一句:“请问这位妹妹,是哪个巨爱中华文化的导演在拍公主小妹吗?”只有这一个解释了,有一个酷爱中华文化的导演要拍豪门戏。刚好为了表现自己对祖国文化的热爱,他选择了让女佣穿古装,让私人医生也穿古装,并且豪宅也修缮成古宅……总之,就是一个整部现代风的COSPLAY古装戏。可是,这个理由其实很没有说服力。因为没有理由向明汐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做什么的。 “没想到王妃从那么高的阁楼上摔下来,身体无碍,脑子却摔坏了。”一个带着贵气的声音从斜喇里冒出来。那个小丫头和医生都行了一个端方优雅的古色古香的见面礼。向明汐看不见那个人,只感觉在自己的头的另一边。但那个人并没有住口的意思,继续说道,“依本王看王妃这样就很好,脑子虽然摔坏了,人却礼貌了不少,若说是楚王府的福音也未可知。” 向明汐直接愣住了。“王妃?”说的是自己吗?王妃,说的不是王爷的妻子吗?难道自己睡了一觉就真的穿为人妻了吗?为人妻了吗?不知不觉完全不知不觉的二十一世纪的剩女居然都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闪婚也不带这样快呀!向明汐只沉浸在自己已然莫名其妙失身的悲怆里,完全没有理会那王爷话里其它的意思,也许这也是一个剩女的悲哀。 “恕奴婢多言,王爷这样说,王妃会很伤心的。”向明汐听到那个小丫头小声却坚决的说道。 “知道自己多言最好闭上嘴巴,”那王爷的口气轻蔑,“本王跟王妃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小丫头插口,没规矩!真是有其主必有其奴。” 向明汐看到那个小丫头脸涨得通红,一脸的委屈。她忽然觉得有些心酸。 “怎么?胡大夫,本王的王妃身体可有大碍?” 那大夫朝向明汐看不到的方向弓了弓腰,答道:“回王爷话,王妃的身体虽然有些擦伤,但并无大碍。调养些日子,也就大好了。” “哦,是么?”那人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那就好。只是刚才本王像是听见了些胡言乱语,可是真如本王所言,王妃的脑子有些摔糊涂了?” “王妃不慎从飘仙楼上失足滚落,头脑碰撞在**上,想是伤着了。伤着头脑,只怕调养也未必能奏效,好与不好只能看天意了。” 那王爷长长的叹了一声,“希望天意垂怜我楚王府……胡大夫,你可要记住了,本王的王妃是前首辅大臣的爱女,你自用心医治就可以,不必考虑药物名贵与否。本王还有正事,就先走了,想必王妃不会介意。” “是是是,”胡大夫唯唯诺诺的道,“王爷王妃洪福,王妃定能药到病除!” 向明汐从这堆话里只总结出——这个王爷绝对不是什么好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