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烫撑满了主人

烦恼,一股无形的烦恼困绕着小伙子即将枯竭的心灵。他想理清自己的思绪,却怎么也理不清,剪不断,理还乱。 https://www.yingtaophoto.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281.jpg 他捡起一块瓦片,使劲向湖心扔去,瓦片在湖水中打了几个水漂,最后终于无奈的沉落了下去。 周成林的心情和瓦片一样低沉…… 回到学校,躺在宿舍的床上,他满脑子里还是何庆魁同他谈话的内容。 是啊,何庆魁说的没错,自己只是一个没有多少发展空间的乡村教师,只是一个山珍海味认不全没有什么前途的孩子王,不可能给何婷婷任何幸福。相反,他可能还会让自己所爱的人跟自己受一辈子苦。爱一个人就必须为一个人着想,爱要学会放弃,他也忘记了这是哪位说过的名言。 经过一夜苦苦思索之后,他决定离开何婷婷。 既是为了心爱的人,也是为了自己,与其将来痛苦,不如快刀斩乱麻。 决定下来之后,他决定去河阳找何婷婷,亲口告诉何婷婷,我们分手吧。 但是,他怕何婷婷伤心,更不愿意看见何婷婷泪眼朦胧的样子,他还担心见到了何婷婷后没有勇气说出那番话。 他想给何婷婷写信,但草稿打了七八遍,就是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小伙子痛苦地把头埋进被窝,手无意中碰到前两天喝酒时人家给的香烟。 他从床上弹了起来,从桌子里找出火,点燃了一枝烟,浓重的烟火味呛的他只咳嗽。 最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向何婷婷做任何解释,让时间冲淡一切。 最好是让何婷婷自己离开自己,这样做的唯一办法就是让何婷婷知道自己不爱她,主动离开自己。 而让何婷婷主动离开自己的唯一方法就是让何婷婷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另外一个女人。 为了让何婷婷对自己彻底死心,第二天一早,他来到传达室,就把自己想法全盘告诉了与自己私交甚好的丁大爷,让丁大爷帮忙给自己介绍对象。 古道热肠的丁大爷立即打电话把周成林的情况告诉在河口镇计生办工作的妹妹,问妹妹有没有认识的单身女孩,如果有的话,介绍给周成林认识。 与丁大爷的妹妹同一科室的女孩王静正好是单身,于是,丁大爷的妹妹就把王静介绍给了周成林。 王静虽然只是个临时工,但是王静的姑父不是一般的人,是大权在握的浏阳河乡党委书记吴俊才。 乡镇党委书记虽然只是个小小的科级干部,但在一个乡镇中具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和尊严,在一个乡镇里,乡党委书记就是土皇上,是乡镇的主宰。 周成林的父亲周建章和母亲张学珍也都看中了这一点,认为儿子找个乡镇党委书记的妻侄女无疑是找到了一棵可以遮风挡雨的大树,找到了一个坚强的靠山,所以,都竭力主张周成林同意这门亲事。 在爹娘的主张和安排下,周成林最终同意了和王静的婚事,而且很快就与王静订了婚。 周成林虽然与王静订了婚,但他心里还对何婷婷有着太多难以割舍的情愫,所以,他迟迟不肯结婚,日子一天一天地向后推着,一推就是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