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的兽根红色好大好烫

我想如果江晨要我,我一定会给。我也察觉到了他身体的反应,但是,他宁愿去浴室洗冷水澡,也不轻贱我。 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久不绝耳,我在沙发上就更加的如坐针毡。也许,我该干脆利落的离开这里。 我犹豫了好久,还是打算离开。可就在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江晨出来了。 https://www.yingtaophoto.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282.jpg “陈久儿,你穿成这样出去,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 我回头看他,不知他怒气何来。 见我一脸迷惘,江晨收敛了脾气。他懊恼的直挠后脑勺,纠结了会,朝我走过来。 我抿着嘴,一言不发。 江晨双手搭在我的肩上,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陈久儿,你无处可去的话就住我这里。我虽然不太会照顾人,但是我会学。” 我永远不会忘记江晨说这句话时的表情,没了一贯的痞气,他极度认真,认真到眼里倒映着我的剪影。 “唔,呜……” 这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好委屈。好像所有的悲伤都找到了出口,一股脑的倾泄而下。 这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他会照顾我。 我无法控制自己,哭着扑进他的怀里。 “江晨,江晨……” 我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眼泪也停不下来。 最后,江晨捧起我的脸,轻柔而笨拙的吻住我。 带着丝丝甜意的初吻,那美妙的味道慢慢流淌,醉了两颗年轻的心。 “陈久儿,你好甜……” 江晨红着眼,痞意邪气更甚。他舔了舔唇瓣,随即将我抱起,扔到了床上。 我慌了,此时的江晨好像和秦枫重叠起来。犹如发狂的野兽,好害怕。 “江晨,别……” 我推拒着他,江晨不管不顾,按着将我狠吻了一顿,手更是放肆的在我身上摸索了起来。 “陈久儿,你有毒,我停不下来了。”见我眼含惊恐的泪,他动作轻柔了起来。但是他的身体,在颤抖。“我会负责,所以,让我做!” 最后,不知谁蛊惑了谁,我和江晨发生了关系。还是很疼,但我搂住他的脖子随波起伏,竟尝到了甜头。 我嘴里不自觉的溢出娇吟,每一声都换来他更用力的顶撞,像疯了一样。 后来,我受不住了,带着哭腔开口求饶。“江晨,不要了,不要了……” “不行,再忍忍。乖……”江晨闻言,低吼一声。不仅没放过我,还把我的双腿架到了他的肩膀上,一送到底。 “唔!” 被洞穿的快感太强烈,其中还伴随着酸麻的痛楚,我咬紧唇瓣,脖子后仰到极致。 “陈久儿,你个妖精!” 最后,江晨咬着牙释放在我体内。他浑身汗湿,略显疲惫的翻躺在床上。 而我默默的扯过被子,裹紧自己犹在颤抖的身体。脑海中一片空白,理不清哪是哪了。 缓过神来的江晨将我抱去浴室洗澡,我惊觉回神,便让他出去想自己洗,可拗不过他。他手一开始便不老实,后来,还是做了。 一个澡洗了个多小时,折腾完后,已经凌晨两点了。 “陈久儿,你以后都住这,哪里都不许去。”睡前,江晨在我额头上落下一吻。他神色间是未褪尽的亢奋,汗湿的脸一片桃色花红。 我枕在江晨的手臂上,迷离的看着他的脸。我又累又困,嗓子都哑了,说不出话只能傻傻的点头。 江晨小腹肌肉瞬间紧绷,他苦笑着伸手遮住我的眼睛,呢喃道。“小妖精,再这么看我,魂都要被你勾走了。” 那时,我并不知道,自己身体的特殊,也没深究江晨留下我究竟算什么,我太累了,被他遮住眼睛的那瞬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夜半惊醒,耳边,是江晨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忽然间,好像浮萍生了根。说不定,他真的能成为我的归属? 然而,当这念头升起的那一刻,就注定我只能跌进更深的地狱。 “嘭嘭嘭!”越来越响的敲门声,到最后,好像有人在砸门一样。 我和江晨几乎同时醒来,他安抚的摸摸我的头。“没事,别怕。我倒要看看,是谁敢砸我的门!” 不知为何,我却感觉到强烈的危机感。尽管江晨让我别动,但在他起身后我还是起床赶紧将昨天的衣服搜出,准备穿上。 江晨很奇怪我的举动,但他十分体贴的等我穿好衣服。期间,他的目光一直锁定在我身上。 我被他看得面色绯红,只得背过身去穿,假装感觉不到他炽热的目光。 我穿好衣服后,江晨才扭开门把。 “阿晨,早上好啊。” 听到这个声音,我心里咯噔一声,汗毛顿时就竖了起来。 竟是沈越!为什么?我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沈叔?这一大早的,您?” 江晨说着,竟侧身准备让沈越进来! “不要!江晨,不要让他进来!”我失声尖叫,带着哭腔。沈越带给我的恐惧太深刻了,我连灵魂都在颤栗! 但就在这时,沈越已经携带着灭顶的威慑力走进门来。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买下我的那个大叔。 我能听见大叔在看见我的那一瞬间,叹了口气,好像已经预见到我的结果有多悲惨,他眼里都是同情。 “怎么?你们认识?沈叔,这是怎么回事?”江晨惊疑不定的目光在我和沈越身上扫来扫去。 沈越笑了,他风轻云淡的说。“久儿是我天上人间重点培养的头牌,期间闹点小脾气就跑出来了,可真让我好找呢。” “什么?天上人间的头牌?” 江晨的身形晃了几晃,他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那目光,一点点被怀疑侵蚀,渐渐变得冰冷刺骨。 “不……”我连连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江晨,我求你,不要那样看我。” 就好像见着什么脏东西一样的目光,为什么?他昨晚不是才说要学着照顾我吗? “想必阿晨你也尝过她的滋味了,这一次呢,叔叔就给你免单。但是下一次,你得带钱去天上人间哦。极品尤物,价值不菲呢。” 沈越微笑着说凌迟我的话,我努力忍住眼泪,还带着些许期待的看向江晨,希望他能为我说句话,哪怕给我一个安慰的眼神也好。 哪知江晨一脸被侮辱的模样,他以往的笑虽痞意十足但并不令人讨厌。如今,却冷得令人心寒。 “沈叔,我堂堂华胜集团的少公子,会付不起招妓的钱?”说到这,他转身走进卧室。 我的目光一直愣愣的黏在江晨的身上,招妓的钱?呵呵,我在他眼中,已经是一个妓女了吗? 我不信,明明昨晚他那么温柔,抱着我入睡。明明,他说过会学着照顾我。 直到江晨拿着一沓厚厚的红票子递到沈越面前,“沈叔,你数数,够吗?” “啪!”我感到有无形的巴掌狠狠扇到我的脸上,那一瞬间,头晕目眩。又仿佛有一盆冰水从头顶灌下,一颗心凉了个通透。 我冷不丁的打了好几个冷颤,都是骗子,都是混蛋,是恶魔! 我一步步的后退,沈越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欣赏我的狼狈,而江晨,似乎已经嫌弃到不想再看我的脸。 恍然间,我的脚后跟碰到了硬东西。回头看,窗外阳光正好。一阵微风吹来,撩动我长发飞扬。 如果,我也能如风这般就好。 呵,如果重新投次胎,我的命运是否会好些? 想到这,我带着向往的笑从窗台上翻下,丝毫犹豫都不带。 可三楼的高度却没能要我的命,只折了我的腿。当我被媚香没日没夜折磨的时候,我不禁一次次问苍天,是不是我上辈子做了太多孽。这辈子,要如此来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