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多的软文 我想让你把我弄湿秘密爱人

云遮月,阴沉而又闷热的夜晚。市帝王大厦地下二层豪华赌场。SH市最大黑帮司狱帮的产业。 此时,原本应该热闹喧嚣的赌场却是鸦雀无声,上百人围在同一张赌桌周围,一个个翘着脚伸着脖,屏息凝神瞪着眼齐齐望向中间的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奇特的画面让人感觉格外的怪异。 https://www.yingtaophoto.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288.jpg “哗” 突然,原本宁静的大厅如同炸了锅似的喧闹起来。 “顺子,又是顺子。”一个尖嘴猴腮的小个子满眼嫉妒地看着那名少年叫道。 “是啊,谁说不是呢!真是斜了门了,连开十六把同花顺。还让不让你活啊!”另一个三十多岁满脸大胡子的男人也跟着符合。 “哼,有什么了不起了,这小子一个多小时赢了两百多万,我看他是有命赢没命花哦。”小个子双眼发红地盯着少年面前那一大堆的酬码说道。 “怎么说?”大胡子有些遗憾地看了眼小个子。 小个子斜了眼他道:“你也不想想这是什么地方,是谁的产业。” “那……” “快看,是何赌王出来了,哈哈,这回看那小子还如何得意。”小个子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打断了大胡子的问话。 一名穿着唐装骨骼清瘦的光头老人走到少年对面笑道:“小兄弟手气不错,赢了不少啊?” 黄叙看着对面两个眼窝深陷如同骷髅的老头天真的一笑说道:“运气,运气。呵呵。” “这人要懂得知足,小兄弟赢了不少可要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光头老人平淡地说道,不过眼中却闪烁着精光。 “呵呵,我还没赢够呢?我要赢一千万买别墅娶媳妇。”黄叙貌似很天真的答道。 “哈哈……” “这小子毛还没长齐呢!就想着娶媳妇。”边上的赌客听到黄叙的话都哈哈大笑起来。 “哼”一声冷哼从光头老人口中传出,原本吵杂的声音立即消失不见。 “小兄弟,要知道这人可不能太贪心,这人心不足蛇吞像往往是会被像踩死的。”光头老人再次说道,只是语气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平和了。 黄叙歪着脑袋看着老人拍了拍头说道:“恩,不赌也可以,只要你陪我玩一把。” “我,我可是不会轻易出手的。”老人先是一楞接着说道。 “是呀,何赌王是什么身份,那可是咱SH市的地下赌王,能跟你一个小孩子赌吗?” 黄叙扫了一圈周围人,又看了看老人嘻嘻一笑道:“那我就继续在这里玩,什么时候赢了一千万我再走。” “你,好,老夫就陪你玩一把。”老人眼中闪过一丝怒火。 “咱们就玩一把,每人天张牌,谁大谁赢。我赢了你就给我一千万。你赢了……恩,你赢了我这些就不要了,以后也不来这玩了。”黄叙仰起头有些挑衅地看着老头。 “行,就依你。”老人有着绝对的自信,纵横SH市几十年未常一败又怎么会在意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呢? 黄叙走在街上,天空下着细雨,想起那场赌局口中轻声念道:“师傅,我做到了,我完做了您老的心愿。” “吱” “砰” 黄叙只觉得自己在天空中不断的旋转,五光十色的都市夜景在眼中渐渐失去原有的色彩,直到完全化为黑暗。 “哈哈,看来阎王那老小子没有骗我,真的让我重生了。” 黄叙睁开双瞳看了看四周,古朴的装饰,配剑、书桌等等一应俱全。 咚咚咚!“少爷,起来吃饭了,老爷、夫人都在等你呢”一悦耳的声音把黄叙惊醒了。 黄叙依靠存留在脑中的记忆知道,这是丫环月儿在叫他吃饭了。 “好的,我马上就来。”黄忠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 吱!“少爷快去吃饭吧,大堂里就差你一人了。”丫环乖巧的对这黄叙道。 “恩”黄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用鼻恩了一声后,朝大堂走去。 黄叙走进大堂只见饭桌上坐着三个人,一人身材魁梧,容貌雄毅正是黄叙的父亲黄忠,另一人长相跟黄忠很相似,不过就是头发已经渐渐变白,年老了点而已,而最后一人面相和善这是黄叙的母亲黄氏。 黄叙的脚步声惊醒了正在商量着什么的三人,三人转过头来看黄叙来了,坐在主位的黄易道 “叙儿来了,那就上菜吧!”旁边的管家马上吩咐候在一边等待的丫环上菜。 黄氏走到黄叙面前,拍了拍黄叙的头道:“叙儿,最近身体可有不适?” 黄忠一听也讲目光转向黄叙。 黄叙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没什么异常,道:“母亲大可安心,我身体很好,没什么不适的。” 黄氏得到了黄叙的回答才放下心来道:“嗯既然没什么事,我就放心了,要是感觉那里不好,你要叫月儿通知我,知道吗?” 不等黄叙回答,一个门房从大门那边跑了过来,对着四人道:““大人,杨猛队长来了。您看……”午膳刚过,黄叙正与几位长辈交谈时就听到门外管家的声音。 “哦,这个黑铁牛怎么会来呢?哈哈……请他进来。”黄忠大笑一声说道,显得很高兴。 黄老爷子则是起身说道:“我就不与你们小辈掺和了。唉,年纪大了这身子骨也不行了。”说完背着双手走了出去,黄氏知道杨猛有事找黄忠商量,也跟着老爷子走了出去。 黄叙与黄忠看着老人的背影都是若有所思。 “哈哈……黄大哥,小弟今天又来讨酒渴了。”就在黄叙沉思之时,门外传来一阵如同打雷般的声,声音之大震得黄叙耳中嗡嗡作响。接着就看到从门外走进一人。 嘿,好吗?他终于明白黄忠为什么会说此人是黑铁牛了。此人身高八尺有余,体壮如牛,身上的肌肉一块块**如铁疙瘩,黝黑的肤色泛着油光。最有物色的是此人两条扫帚眉下那两只眼睛瞪得溜圆,加上大蛤蟆嘴。黄叙心中暗战好一条猛汉,若是胆小之人被他瞪一眼还不得吓出屁来。 黄忠皱了皱眉,有些无奈地笑骂道:“我说你这头黑牛啊!你就不能小点声?你也不怕把你家那小崽子给吓死。 “哈哈……呃,好,好。呵呵……”听到黄忠的话大汉先是一声大笑接着又觉着不对忙用手把嘴捂住,两只大眼睛还看着黄叙三人挤里咕噜地乱转,好像做错事拍被惩罚似的。 “哈哈……”看到他那滑稽的表情,黄叙一下没忍住开口大笑起来,心想此人还是个活宝,同时也能看出来此人没什么心机。 “叙儿,不得无礼,还不给你杨猛叔叔见礼。”黄忠脸色微沉,对黄叙的表现有些不满。 “是,父亲。杨猛叔叔好。”黄叙连忙对着大汉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黄叙明白古代人对礼节是如何重视的。古有“周公吐哺,天下归心”,日后有刘备“三顾矛庐”得三分天下。因此他在心里也将此条劳劳记在心里,这也让他在日后尝到了不少甜头。 “哈哈……呃,那个黄大哥你太见外了吧?跟俺这粗人哪用讲那么多俗礼”大汉不在意地挥挥手,不过眼中却是很高兴。 看到黄叙的动作黄忠暗暗点点头又转头对大汉问道:“黑牛啊,你不会没什么事跑我这来吧?” “嗨,别提了,提起我就气不打一气来。太守家那个畜生,那个畜生……”听到黄忠的问话大汉刚坐下的身子立即又站起来了,两条扫帚起来了,大眼瞪的跟个牛眼似的。 提起太守家的公子黄忠就直皱眉,问道:“怎么了?那个小子又干坏事了。” “砰”大汉一拳砸在茶几上说道:“可不是吗。今天上午那小畜生把守南门的吴明队长的闺女给当街抢走啦。等X队长把女儿找回来的时候那丫头已经被糟蹋的奄奄一息了。可怜那丫头才十三岁啊!” “畜生,真是畜生。”听到这个消息黄忠也是满脸阴沉,只是眼中却闪过一抹意味深长地亮光。 “父亲,杨猛叔,那太守之子如此胡作非为就没有人管吗?” “管,谁敢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那畜生为祸乡里多时却无人能管。可恨的是韩玄那老狗,身为太守不但不管那畜生的所作所为还为那小畜生包弊开脱。要是有人敢告他们那后果更是凄惨。真是个狗官。”大汉满脸怒气地嚷嚷道。 黄忠有些无奈地道:“哎,黑牛,这种话不可乱说,小心隔墙有耳传到太守那去。” “传到他那去我也不怕,大不了老子不干了。要不是家里还有老娘孩儿,我早就去把韩玄那个眼睛看天昏官给宰了。”大汉仍就不解气地说道。 看着这个心直口快的汉子,黄叙对他的好感大增,问道:“就没有人去上头告吗?” “有,怎么没有,可那些告的人没有一个有好的场的。那韩玄早已经把上面的关系疏通好了。” “恩,好了,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事了,越说越心烦,咱们官小言微也起来了什么做用,明天去吴明队那看看。”黄忠摆摆手把这个话题揭过去,随即又冲着门外吩咐道“管家,把我珍藏那坛女儿红取出来。” “是,老爷。” 随后的时间两个成年人开始品酒话家常。 掌灯时分,黄家内府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