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太深了噢要涨要死了bl 舔B小说 肉捧好大好长好硬好

靠,这才叫杀人不眨眼。沐小狸捂住嘴巴,饶是前世她身手再利落,见到这样的场景还是震惊不已。 眼见君临天出手不凡,黑衣杀手如临大敌,脚步略有后退的嫌疑。 https://www.yingtaophoto.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289.jpg “今天是月圆之夜,君临天身中‘月蚀’,内力维持不了一盏茶了,一起上!”黄衣人一声大喝。 黑衣杀手对视一眼,得到讯息,举剑直逼逃亡组。 闻言的白衣护卫瞬移至君临天身边,举剑,目如淬毒,全神戒备。 君临天缓缓抬起头,如仙的气质刹那暗沉如地狱。 一时间,刀光剑影,血溅四方。 月色朦胧中,簌簌而下的残叶,有种濒临绝望的美。 白衣护卫站在银面男子身边厮杀,他们的站位看似随意,但从沐小狸的角度可以看出,那是一个五行生死阵,破坏力相当大的阵法,代价却也不小。生门是最为安全的位置,一直留给银面男子。死门,必死无疑的位置,可白衣护卫依旧前赴后继,倒下一个另一个立刻补上,没有片刻犹豫。 而君临天,对于倒下的护卫至始至终没有多看一眼,反倒一直维护着手里拧着的可容纳一人大的麻袋。 领悟到这点,黑衣杀手不断攻击麻袋,攻势凶猛,君临天竟以身挡剑。 “嘶啦——” 月牙色衣袍划破几道缺口,几条血迹,娇艳刺目。 黄衣人一个口哨,黑衣人全体后退,屏息以待,而白衣护卫紧绷的神色稍有皲裂,个个前胸后背布满深可见骨的刀伤,血,潺潺而流,也视而不见。只匆匆看一眼君临天,担心的情绪转瞬即逝。 君临天冷意森然的眼眸一闪,捂住胸口倒退一步,薄唇紧抿,丝丝血液溢出。护住麻袋,阴隼的目光射向黄衣人,嘴角抿出一条冷漠的弧度。颀长的身躯站如松,挺如竹,没有半分落魄,反而显得高不可攀,不允亵渎。 见此,黄衣人冷凝的神情舒展,双手背后,仰天狂妄大笑:“今天你注定难逃此劫,就让我亲手送你上西天!” “那看你有没有此等本事!”君临天的眼睛迸射出嗜血的光芒,凌厉而狠毒。伸手将麻袋一抛,“晨曦,将他带走!” “主子”晨曦惊诧一声,只剩三名护卫,她岂能离开。 银面男子锐利的目光微微一扫,强大的气场压得晨曦莫敢不从,不得不提起麻袋,“属下遵命!” 晨曦轻足一点,凌空而起。 “休想逃!” 黄衣人飞身追去,在碰上晨曦之际被君临天扬剑阻截。 转瞬之间,晨曦已经消失无踪。 好俊的轻功! 沐小狸心下静神,蹙眉审视。她虽有好奇心,却不打算多管闲事。在这个草芥人命,纷繁杂乱的世界,好奇心足够害死九只猫。而且这个君临天给人的感觉太过危险,一旦牵扯,总觉得会有万劫不复的一天。 么么眯的,恕本小姐概不奉陪。 正准备悄然离去,倏地几滴血溅上她的裙摆。沐小狸放眼望去,黄衣人刚从一位护住银面男子的白衣护卫身体里抽出利剑,扬起的弧度过大,还摆着一副唯我独尊的pose